博客首页|TW首页| 同事录|业界社区
2015-12-01

今年9月,著名美女主持人张泉灵离职央视的消息轰动了媒体界。随后,张泉灵正式对外发布微博日记《生命的后半段》,宣布将出任紫牛基金合伙人,实现了从媒体到创投圈的华丽转身。一时间,“紫牛”引发了更多人的兴趣。

“紫牛”这个词最早出自雅虎全球营销副总裁赛斯·戈登的著作《紫牛》。他在书中说道,如果你去北欧,看到许多壮观的奶牛你会觉得很新奇,但当车在山上穿行几个小时之后,看到漫天遍野都是巨大的奶牛,你就昏昏欲睡了。但是,想象一个场景,如果在那漫山遍野的牛群当中出现了一头紫色的牛,那个印象肯定会让你一下子惊醒并且牢记一辈子。

后来,“紫牛”常被用来比喻让人过目不忘的、独特的产品或者营销。猎豹移动创始人傅盛正是“紫牛”理论的推崇者,于是他联合多玩CEO李学凌、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、58同城CEO姚劲波、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等数位大佬成立了紫牛基金,随后张泉灵也加盟其中。顾名思义,紫牛基金希望找到“紫牛”产品,帮助创业者找到风口。

最近,在全国首档“广电+”全民创投节目上,担任“神秘投资嘉宾”的张泉灵对陕西籍创业者刘锐的空气净化产品“朗空”抛出了橄榄枝,表示紫牛创业营愿意帮助朗空去打造出更好的产品。节目最后,朗空也顺利获得了众海投资创始合伙人黄海军的投资意向书。

猎豹傅盛说,创业的本质就是发现紫牛。基于多年的创业经历和对互联网的观察,傅盛总结了紫牛产品的三个特点:差异化、极简、All in。那么张泉灵看上的朗空空气净化机器人,真得有成为紫牛产品的潜质吗?

一、差异化

朗空最独特的产品特征是,它是全球第一台空气净化机器人。

“它里面有几十个各种传感器,4颗CPU,12块电路板,并做了很多“无聊”的工作,让它不是简单的连接网络,此外APP、微信控制一个都不少。加这么多传感器,是希望净化器开机后,用户永远都不用管。”刘锐说。

把空气净化器和机器人的感知、思考、行动做了跨界的结合,这是一个New-Design,一个完全站在空气净化需求和用户体验角度来设计的空气净化产品。

朗空的第二个差异化是它C2B的创新模式:基于用户需求设计,基于用户意愿众筹,基于用户需要提供服务。甚至在销售环节,朗空和新兴C2B电商平台“请出价”战略合作,让用户有机会免费试用产品,并在试用结束后再决策是否购买。

以用户为中心的C2B模式,帮助朗空带动了近20%的用户复购率。

二、极简

也许有人会提问,在传统空气净化器上增加机器人的设计和功能,会不会是由简至繁呢?

恰恰相反。“极简”的内涵是找到用户最需求的点,做到极致。

用户对于空气净化最痛的需求是净化能力,CADR值(洁净空气输出比率)是国际通行的对比指标,CADR值越大,每小时输出的洁净空气的立方米数越高,净化效率越强大。

朗空的CADR值为 886立方米/小时,也就是说100平米房间净化一次大约只需要17分钟,这样的净化效率甚至远远超过国外很多大牌产品。刘锐说,朗空是空气净化的“怪兽”,因为它净化PM2.5的净化率准确值大于99.98%。

在国内同行纷纷入局空气净化器市场,大打价格战的环境下,刘锐很冷静的说:“丢掉所有的噱头,衡量空气净化器的好坏只有一个标准——净化能力的强弱。”

三、All in

就像拉斯维加斯赌桌上那让人窒息的show hand,创业何尝不是一次赌博?傅盛说,创业最大的成本是什么?其实不是钱的成本,不是人的成本,而是时间成本。时间一旦失去就没有机会了。

这一点,傅盛的老对手周鸿祎颇有感触。老周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,当年做特供机最大的败因就是“不够All in”。老周甚至透露找雷军聊过,雷军说,你要是想做手机,想想你能不能全力以赴。

朗空对于空气净化的投入无疑是孤注一掷的。刘锐从2014年2月启动朗空项目,在6月便做出第一台样机。2014年7月,朗空拿到乐搏资本的天使投资,同年9月拿到Pre-A。同期朗空在创客星球发起众筹,累计众筹金额达120多万并获得“2014年创客星球最受欢迎创新产品星球大奖

“我们给用户的不仅只是一台需要被动接受指令的家电,而是一台能自主计算运行的智能机器人。”

在刘锐的设想下,朗空希望成为中国品牌对抗海外大牌的新标杆。这份勇气,对于创业者难能可贵。

据了解,朗空已开启下一轮融资计划。但想真正从紫牛潜质到“紫牛”的蜕变,朗空面前的路并不平坦。那么,刚踏入互联网大潮不久的张泉灵,这次的眼光是否依然独到呢?